预言书第10卷

第1章 最后一部警告的书
第2章 (2)彩虹军队
第3章 俄罗斯实验室
第4章 (2)全部取决于选择
第5章 不是偶然,是通过我的设计
第6章 高高地在我的国度里

第一章

"最后一部警告的书"

"我心爱的孩子,我是你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因为我最近已经告诉你,我的孩子,这将是我的百姓的最后一部警告书。这本书将比大部分的书短,它将只由10个部分组成。这10个部分将向我在世界各地的百姓提出警告和计划。这些书将经历即将来临的灾难之后幸存,甚至在快要到来的灾难过去之后,它将在遥远的地方被其它人复制和翻译。

快,不久,一种法律将'取代'所有的宗教信仰,除了路西弗(魔鬼)这一统世界的宗教。对于所有的信仰,将会有一场空前巨大的迫害来临的时代,因为路西弗(魔鬼)帮,在他的一统世界的计划里,将开始有系统地消灭所有的人,除了那些跪在他脚下的人以外。全世界都会被囚禁,并且,正如你所知,大部分地方将被自然灾害,战争,饥荒和瘟疫所毁灭。但是,唯一的宗教将生存下来,先是通过天主教,然后通过明显的撒旦教。到了一定的季节,正如你所知,天主教,也将被消灭,因为当路西弗(魔鬼)利用完她以后,他将消灭她。因为,他要在全世界没有任何竞争。现在,我的小不点,你知道这些事情,并且很多人也知道这些事情。

有一个时候,而且在不久,全世界各地我的百姓将被迫进入地下以便生存下来。我的意思是,真的在'地下',因为那些邪恶的人将拼命追赶你们所有的人。并且聚会时,你们将被迫在家里或者在偏僻的地方。此外,这是我对你们的处罚;因为作为子民你们已经严重地步入歧途。

也是我的一个悲哀的日子,我的孩子;因为我为我不得不对那些偏离正道的人们做的决定而哭泣。在全世界我已经祝福你们,在全世界你们却变得更加叛逆和充满了刚硬的心。但是,我的小不点,这场洁净一定要来。我不能再容忍在这地球上的腐败本性。有巨大的腐败,这与诺亚的时代相似,要不是出于对那少数人的爱,我将系统地用火毁灭整个地球。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不会这样做;因为我已经说了不会这样。虽然如此,我将破坏大部分地区,并且很多人将与这行星的来临一起死亡,那将在不久之后发生。那些,爱我并且留下来的人们,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受到试练,通过试练你们将变成洁白(洁净)。

的小不点,我知道这使你的灵魂感到不安;因为你已经遭受了很多苦难。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他们也不认同我告诉你的事情。很多人都要远离你,他们不愿意因为和你有关系而可能会被称为'有罪'。然而对于同样的那些人,如果他们生存,将被给予一个机会,要么立场坚定地生活,并且做正确的事情,要么否认我并且去走路西弗(魔鬼)的路。

现在告诉你,我的孩子,如果大多数所谓的基督徒面临死亡或者否认我和我的儿子,大多数人将否认我和我的儿子。自称爱我和我儿子是很容易的,但是谁会在死亡面前坚持这个信念?那些因为害怕迫害,而尽量与你保持距离的人们也将在迫害来到他们的门口时,与我和我的儿子尽量保持距离;因为这在他们里面是根深蒂固的。那些,真实的人们,完完全全是真实的。那些,正直的人,他们的行为是与他们所宣称的信仰完全一致。因此,我现在告诉你,我的孩子,如果大多数人面临继续生活下去,或者因爱我和我的儿子而死的选择时,他们将否认我和我的儿子。

终,所有继续活在这地球上的人,将面临这个决择。当这个发生的时候,大部分人将轻易地否认我和我的儿子。正象彼得在面临危险时否认他一样,大多数人也将如此。

此,我的孩子,这就是这场洁净的性质。真实将是真实的,但是所有人都将一再受到试炼。真实的将象奶油一样漂浮到顶上,并且最后将被提走,去见我的儿子。其余的人将象豆腐一样下沉,他们将不能够去。

的孩子,最坏的时代正在临到地球,这些艰难的时代将使人们里面最好和最坏的东西完全充分地发挥出来。那些,爱我和我儿子,并且把我放在首位的,服从我的戒律的人,将行出巨大的神迹。他们将能移动大山,我将以非凡的方式大大地使用他们。但是,那些邪恶的人将是邪恶的,他们将行很大的邪恶。"

"父亲,我为这些警告即将结束而感到悲哀,但是我知道这个一定要来。很多人认为这些警告会永远继续下去。有些人期望他们。其它人确实毫无兴趣。甚至,只有极少数人意识到了你的怜悯;因为你一再警告,并且已有足够的人在祈祷,你已经停止了一些大的灾难。但是,我也记得你说过,我是7雷之一。在启示录第10章,第7节里,经上记着:‘但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的时候、神的奥秘、就成全了、正如神所传给他仆人众先知的佳音。'并且,在前一节里,第7个天使说‘不再有时间了'。"

"我的小不点,你这问得很好;因为当时我已经告诉你,你是7雷之一,你给出警告的时间不久将要结束。并且随着警告的结束,对很多人来说这个应该已经很明显了,在严重的灾难临到地球之前,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那些,有耳朵要听的将会听到。那些,有眼睛要看的将看见。那些,有心要理解的,将会理解。但是,我的小不点,这些人是很少的。当我通过你给出警告的时间结束的时候,你将不再开口,除非我让你开口。因为,现在已经不是警告的时候,而是为就快到来的事情作准备的时候。

多人会对你不再警告而感到高兴。他们将高兴地拍他们的手;但是当他们在地球上看见我的审判时,他们将不会高兴。不会,我的孩子,他们将不会感到高兴。他们将大哭。他们将哭泣;因为死亡和沉沦将是如此之大。很多人将失去一切,只剩下他们自己的性命,有些人会向我举起拳头,他们将诅咒他们自己的生命。

的,我的孩子,在地球历史上,最坏的时代就快到了,所有生存下来的人,将会看见最人类行为中最坏的,和人类行为中最好的东西。但是,那些爱我和保持忠心的人,将被大大地使用。

此,我的孩子,还有什么可以说出来,而没有说的?还有什么可以告诉大家而没有告诉的?在全世界,我的百姓已经被警告,并且一再被警告,可只有少数人在听。好了,我的孩子,我们结束第10卷的第一部分。"

2004年2月3日,目睹,口授并且记录,

达·纽柯克,白色小牛犊女子

第二章

第二部分

"彩虹军队"

"我心爱的孩子,我是你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到此处来,我的孩子,并且在我的圣山高处,坐好你的位子。到这里,坐在我儿子的旁边;因为他今天将与你一起走访。"

"是的,我的父。" 我跑上去,迅速地爬了几段楼梯,我突然来一个小的房间,它的四边都被玻璃围着。在外面,我看见一个白色的阳台,在较低的地方,我看见一些鹰在飞,并且在他们的下面,是青绿的牧场。在我面前的是我们宝贵的主耶稣。他穿着白色,在他的腰周围有一条金色的饰带。他的眼睛如此地充满了能力,我的膝盖感到软弱,并且这些都还好。我渴望着座在他的脚边。现在弯下来,紧抱他的脚,我感到被这样的平安所遮盖住,最后我感到已经回到家一样。我听到鸟的唧唧叫声,看见一些蓝色的鸟在玻璃外面打旋。"

"我的孩子",我们的主说,"今天是明亮的,但是明天是阴沉的。"

"噢,我的主,在这里是如此的美丽,看见你是如此的令人惊叹,我不喜欢去想阴暗在等待我们。"当我在说这些话时,我感到一滴眼泪掉在我的头顶上,一种这样的黑暗和悲哀的感觉充满了我,使我几乎不能承担它。突然,我们的主耶稣离开了。那房间也消失了,我正站在一个贫瘠,被风横扫的地区的边缘。在远方,我看见燃烧的火,烟的气味正充满我的鼻孔。我拿了一些土,可以看出已被烧焦,而且由于火灾它仍然是热的。我坐下并且开始哭泣;想知道在这场大火之后还剩下什么东西。当我坐在那里时,一个美丽的天使出现,并且交给我一个条子。我打开那条子并且读它,"你的房子着火了。" 我去看天使,他离开了,我团起那张在我手里的纸并且把它扔到地上。用我变黑的手盖住我的脸,在我们的主和上帝面前开始哭泣。眼泪流下我的面颊,不久我的手充满眼泪。我知道我的脸一定很难看;因为眼泪已经混合了煤烟流下来,一种黑色的东西。那些天使再次向我显现,捡起那张皱了的纸条,把它拿给我。"你只读了那张纸条的前面部分。翻过来,读另一面。"

擦一下眼泪并且再一次接受那张纸条,我把它翻到反面。在另一面,那里有一只蓝色的鸟在飞,在它右边的翅膀下面写着。"你是蓝色的鸟。" 在鸟的嘴上有一些音乐符号。我来回翻那张纸条,不理解我正在看见的是什么;但是感到如此没有希望,好象它真的不重要。因此,我拿了那张纸条,再次团起那张纸条并且把它扔到地上。在我刚才坐的这块岩石前面在我现在跪下来,我再一次哭泣,用我那双变黑的手盖住我的眼睛哭泣,并且向我们的主耶稣大声呼求。"噢,我的主,看看这场战争。看看这些火灾。看看这地面。全部都被烧掉,我感到如此的悲哀。它怎么能有什么意义?到底有什么意义,你一方面告诉我,我的房子着火了,另一方面说我是正在飞行的一只蓝鸟?一只蓝鸟甚至还在唱着一首曲子!我的主,我在这场沉沦里,在这场战争里,在这黑暗中,可是你让我看这只蓝色的鸟。我的主,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派我来这里?"

感到我的右肩被摸了一下,我听到我们的主耶稣的声音。"我的小不点,这是一个全世界毁灭和阴沉的日子。"

"但是,我的主,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能让我看我是在飞行中的一只蓝鸟,甚至还在唱歌,在这场大黑暗当中?"

"我的孩子,你是我的愉快的蓝鸟。你为我带来快乐,我的小不点。"

"但是,你告诉我我的房子着火,在我的周围尽是火焰和毁坏。全部都被烧毁。我的主,这是什么快乐?"

"我的小不点,在毁灭和沉沦过程中没有快乐。在做我的工作当中你会有自由。在做我的工作当中,你就有希望。"

"但是,我的主,‘你的房子着火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小不点,这就是它的意思。时代,毁灭的时代,正在临到地球。大战争,大饥荒,大破坏和猖獗的疾病。毁灭的时代就快到了,这些将不能被推迟多久了。但是,我的小不点,我放火烧你属灵的房子,以一种你从都不知道的方式。即使在巨大的沉沦中间,你将要感到一种你从来都不知道的灵命上的自由。是的,我的孩子,这些事情将要使你感到悲哀,你将要流很多眼泪;但是甚至就在所有这些事情当中,我将要用你不能想象的方式放火烧你属灵的房子。因此,我的小不点,它不是让你感到被你所必须经历的事情压倒;但是要意识到,我的孩子,这些事情必须成就。但是,虽然如此,我的小不点,我将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授予权能给你。现在,我的孩子,我正谈到的不只是你。我的小不点,要知道这个。我已经用我圣洁的彩虹把你包起来,作为给你的一个恩赐,它来自我们的天父那里。然而,虽然如此,我的小不点,这个恩赐已经通过我给予你了。我的小不点,这道圣洁的彩虹经由你作为恩赐传到我的百姓那里。到目前为止,有很多人得到这彩虹的恩赐,有一些人已经认真考虑它,而其它人没有。有一些已经不断地用他们的彩虹衣祈祷,这些人正在不断地收到我通过圣灵封印进去的。我的小不点,这些恩赐穿这些布的确深深地多层分布着。这些恩赐通向深处,那些寻找它们的,将得到我印在这些恩赐里的东西。那些只想要一点点的,将只得到一点点,但是那些深深想要我所放进这些布的,将得到深入的事情。然后,我的孩子,在他们面临极大需要的时候,也将会象你一样。他们也将作为我的蓝鸟兴起,甚至出乎他们自己的预料,即使在巨大的逆境和巨大的悲哀,巨大的损失和巨大的迫害中,他们将知道我的快乐和自由。我的小不点,这是我父经由我给每一个非常想要它的人的彩虹恩赐。"

"噢,我的主,这是一件美丽的东西。"

"并且,你,我的孩子,白色小牛犊女子,装饰了这道彩虹,在这道彩虹里,我的小不点,将把你带到很多地方,你将把我父的神迹带去那里,你将离开而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但是,我的小不点,正如你所知,对于你来说,要到达到这个水平,需要大量的勤勉和顺服,对我和我父的荣耀,被通过你给出的,你被祝福的,和你已挣得的。因此,我的小不点,给你的这道彩虹恩赐将在权能上增长。它的强度将增加,直到很多人将害怕你;因为有很多人将在你身上看见这火,他们将非常害怕。因为,你在小事情上忠实,我的孩子,我已给你更多,现在,我的孩子,你淋浴着这道彩虹所,无论你去哪里,这道彩虹将在你身上被看见。因为,它将决不会离开你。"

"噢,我的主,这是一美丽的事情,甚至在我手上有这彩虹,在我脚上和我的全身,我的主。并且,当我跳的时候,它也跳,我坐,它也坐。噢,我的主,谢谢。谢谢,我的宝贵的主。赞美我们的天父,永永远远;因为他送给我们这彩虹。"

"是的,我的孩子,他把它给我。我把它给你,然后你把它给其它人,如果他们真的非常想要它,他们将成为彩虹军的一部分。但是,我以前已经告诉过你,大多数人并不真的想要这个。只有少数一些;而我将兴起一些,他们收到这些布,并且他们将在我的彩虹之军与你一起。"

"我的主,与你的其他军队相比较,你的彩虹军有什么不同?"

"他们不同是因为有彩虹的权能。"

"我的主,这是什么意思?"

"噢,我的孩子,这就是它的意思。" 他把他的手举向黑色的天空,一束火焰,有彩虹的所有颜色,把天空映照成它的颜色,并且跟着他的手,从左到右在黑色的天空里形成了一道光辉的彩虹。"

"是的,我的主,我明白了,但是我仍然不知道你的意思。"

"我的孩子,彩虹军充满上帝的火焰。他们将用这圣洁火的彰显,做出巨大和非凡工作。我的孩子,这彩虹火焰是消耗之火,也是也圣洁,纯洁,和洁净的火焰。这彩虹火将要么吞没消灭,要么它将医治和洁净。只要触摸一下,它将做成。那些当权的人会非常惧怕那些拥有彩虹的全部能力的人;一旦被这火焰碰到,很多人将被当场击毙。其它人将对他充满如此的恐惧以致于他们将立刻逃走。并且,别的人将立刻得医治,并且得释放。现在,我的孩子,因为我给你这彩虹,并且你继续自由地给予,我将让你负责我的彩虹军。并且,我的小不点,因为你是一个具有多维度的人,在全世界,其它在彩虹军中的人,会经常在他们当中看见你,帮助他们与敌人作斗争。我的小不点,这是一件巨大的事情,眼睛没有看见过,耳朵没有听到过我将要让我的彩虹军所做的事情。"

"噢,我的主,这是最美丽的东西。"

"在我旁边,这支军队之首是白色的小牛犊女子。这就是你,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公主勇士。"

"你为什么叫我,‘公主勇士?'"

"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勇士,你也是我的公主,会有一天,成为我的王后。"

"噢,我的主,这真是美丽的。谁会想到这样一件美丽的东西会从如此的黑暗里出来?"

"他们不会,我的孩子;但是我告诉你,这些将要成就。我是你的主耶稣,是的,地球和继承人的主。我们现在到此为止。"

2004年2月14目睹,口授并且记录,

达·纽柯克,白色小牛犊女子

第三部分

"更多有关彩虹军的东西"

"我心爱的孩子,我是你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我的小不点,你已经回来找我;因为你的心情沉重。是的,我的孩子,2004年1月,对你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月份,因为有很多邪恶来对付你和你的丈夫。这是一个困难的时刻,我的孩子,但是你能部分地看见,为什么这是一个困难的时刻吗?"

"我的父,这个与那美丽的'彩虹军"好消息,有关吗?

"有关,路西弗(魔鬼)一再地想要通过那些电话,传送有害的电流来杀死你,并且他让其它人起来反对你,试图在感情上和灵命上击败并且消灭你。但是,我的孩子,你战胜了所有这些,你已经得到这美丽的荣誉与我的儿子在一起,作为我的彩虹之军的首领。"

"噢,当艰难的时代到来时,我的父,我经常看不出我将如何度过,因为邪恶是如此之大。但是,通过你的爱,怜悯和恩典,你带我度过了这些黑暗的时刻,我能看出这是为什么,它如此的美好,父亲。但是,父亲,我的心也是如此的沉重;你已经说过第10卷将是最后一本警告的书,应该是属于你的人们进入约柜(方舟)的时候了。"

"我的小不点,他们每一天的生活,我的百姓都应该在我的约柜(方舟)里,他们都应该停留在那里。此外,他们应该让他们的家成为圣洁的地方和一个安全的约柜;因为这个世界充满了邪恶。但是,我的孩子,这是真的,其它人需要根据我已经说过的在地下预备一个安全的约柜;不久,这个时刻就会来到,很多人将需要去那里。"

"父亲,我经常问你这颗快要到来行星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但你没有肯定地说。有很多关于这颗行星返回的谣言,但是你仍然没有说。"

"没有,我的孩子,我没肯定地说,但是我将告诉你一件事情,这就是所有的谣言都是错误的。并且,他们全都错了,因为我控制这颗行星的速度。用我的手,我控制它。因此,任何人和所有的人都只能猜测。如果我想要,我可以在6个月之内让它进来。如果我想要,我能让它用10年的时间。关键是这个,我的孩子。是我创造了它,我控制它。不是别的人。因此,没有人能肯定地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来;因为他们无法确定我的时间表。但是,我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的孩子,而它是这个!因为我的百姓的呼声和因为在他们心里的那些痛苦,我已经碰了它一下,我已经再一次使它减速。有一些人将认为这是一种处罚;因为现在大多数我的百姓在为这地球上的邪恶和沉沦祈祷。很多人现在在我的祭坛下面为复仇祈祷。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把我的手放在它上面,并且我为什么使它减速吗?"

"不知道,父亲。"

"我这样做,我的孩子,因为我把更多一点的时间给那些我在美国的百姓,看看他们对于在他们国家的邪恶准备做些什么。我的小不点,很多人在美国爱我,并且有更多的人被唤醒,在祈祷。因此,我的孩子,出于我的怜悯,我正在给你们更多一点时间。"

"但是,父亲,如果你在给更多一点时间,在第10卷之后你为什么要停止给我警告?你为什么要在第10卷书?"

"我的小不点,你知道我为什么决定在第10卷书停止警告吗"?

"不,我的父,我不知道。"

"我的小不点,我是在一时的兴致上决定的。"

"但是,父亲,你是至高无上的,你为什么会在一时的兴致上决定?我不明白这个道理。"

"我的孩子,从我的角度来看是有原因的。很少数人知道或者理解你现在每日每时仅仅为了得到这些所遭到的打击。很少有人理解你所经历的折磨和迫害。我的小不点,如果我不在你的生活中一再地介入,你在多年以前就已经死了。很少人意识到你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而且大多数在美国读到这些消息的人,认为他们理所当然。某些人不这样看,他们很感激这些工作;我当然打算让你继续警告和祝福我的某些百姓,特别是那些在南非的。但是,我的孩子,当我的先知遭到不断的迫害,而大多数读到这些警告的人认为他们理所当然,我始终要根据形势来确定是否我将继续使用这些先知来警告。但是,当我意识到你愿意为我工作时,我的孩子,现在我也会把这个决定留给你来做,根据是否你希望继续对我的百姓发出警告。因为,我的孩子,我也知道你变得很累了。你已经非常疲倦了。"

"噢,我的父亲,你的所有的人都变得很累了。全部都很疲倦;因为战斗是激烈的。"

"我的孩子,有些先知,有不少的先知在那里。我的小不点,但是,几乎没有人愿意跳进战壕与路西弗(魔鬼)决战,并且迎头痛击他和他的爪牙。很多人在回避问题的实质,只有很少数人想要猛击那邪恶的和他的群魔。但是,我的孩子,在地球的建立之前,这就是你的命运。"

"但是,父亲,我为什么想要错过我的命运?我只想要顺从你。"

"是的,我的孩子,你只想要行我的旨意,但是在我的怜悯中,我也会注意那些数目,考虑到这些工作的压力和那些真正地感激你经历危险仅仅是为了他们。正如我所说,我的孩子,有更多的人在清醒过来;但是,当我看见很多人感激这些工作,很多人为你和你丈夫,你们的安全祈祷;而且很多人要求持续发出这些警告的时候,那么,我的孩子,我将重新考虑我的决定。但是,现在,我将保留我的位置,因为我早先已经说了。"

"但是,父亲,要知道这个。只要你允许我如此做,只要你给我力量为失丧者而战斗,我将做这些,父亲。因为,我的最大的愿望是这些工作给尽可能多的灵魂带来救恩。并且,我知道,父亲,你充满了爱和怜悯,你将听到人们的呼声。但是至于我,父亲,我总是想要为你而打好这一仗。"

"我的小不点,我了解你。我知道你的心,你有一个心,做正确的事情,只要你在地球上,我将继续大大地使用你。但是,我的小不点,此外我想要知道,其它人感激我通过你做的工作。并且,我在美国再一次延长了我的怜悯之手,我也正向你延长我的怜悯之手。因为,我知道,你非常疲倦了。"

"父亲,很多人都很疲倦。这是这场战争的性质;但是我只想要为你效劳并且帮助保守那些失落者。"

"你将做这项工作;但是,正如我说过的,我的孩子,我将听取人们的呼吁,决定是否通过你继续发出我的警告给美国。但是,已经说过了,我的孩子,我仍然有一项巨大的工作给你,一项你知道得很少的工作,你将继续在我的这项工作中被大大地使用。不要担心这个,我的孩子。该是人们清醒过来做我的工作并且支持你的时候了,不然他们将为此遭受痛苦。你还有许多要做,我的孩子,甚至现在需要一个兼职秘书来帮助你,但是你如此地缺乏资金你不能够。我知道你不向其它人征求帮助;但是我的孩子,该是其它人帮助这些工作和投资的时候了,以便他们能够向前走。因为,有比你现在能够跟得上的更多的工作。如果他们想要这些工作继续下去,更多的人需要帮助你。还有,我的孩子,我需要往别处派你去服事我的话,你将需要人们更多的支持来做这些事情。因此,如果其它人真的想要这些工作继续下去,他们需要把对这些工作的感激显明给我,他们需要通过祷告和在财政上帮助和支持这些工作,以便他们能够向前走。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事情要做。你需要帮助,然而却不能它付它们。因此,我的孩子,我们将会看出人们是否严肃看待。该是他们起来感激并且重视帮助的时候了,有更多的事情可以被做成。好了,我们今天到此为止。我是你们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

2004年2月15日目睹,口授并且记录,

达·纽柯克,白色小牛犊女子

第3章

"俄罗斯实验室"

昨晚,我梦见我在一个俄罗斯的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是一个有很多不锈钢桌子的污秽的地方,就象你在一所医学院的解剖学实验室一样。显而易见,在这个实验室里有过很多人,这些桌子上,地上到处都有体液,灰尘和肮脏东西。人们,包括我自己,被强迫固定在这些桌子上,做各种各样的检查。负责这个实验室的那些是非常邪恶的人,我注意到,有一个,特别在注视着我。那里在做一些与"大于120度"有关的工作,我相信这是遗传学和一种心理控制的事情。在那里还有其它人,在忙于做他们被指派的任务。在那里所有的人,看上去,行为举动都象僵尸一样。这是一件很肮脏的活,任何人去做这类事情而没有弄到这些肮脏东西都是不可能的。当我看他们做这些工作时,我不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但是不久,这个恶人走近我,试图给我看他想要做什么。当我看着这些污秽的水正倒在裂缝之间,即使我在那里并且知道他们期望我做某些事情时,我并不惧怕这个恶人或者这个地方。2月16号,我从这个梦中醒过来,但是,那是在2月15号的早上,我醒来时发现二个针眼在左拇指上,分开大约有一毫米。但是,2月17号,在丹尼斯背后靠近他脊骨的地方,我发现了4个针眼。现在,我意识到我们两个都被绑架并且带到那个实验室里了。

在下面的信息里,你们将读到我们的天父要对这种绑架所说的话,和他要对他们采取的行动。

"俄罗斯的实验室不是梦!"

"父啊,噢,父啊,噢父亲,我今天早晨来找你,你知道为的是什么。父亲,我知道俄罗斯实验室的这个梦并不是梦;因为他们已经绑架了我,是他们把我带去那里的。"

"我的小不点,它是一个非常坏的梦并且它是真实的,但是听我说,我的孩子。那些俄国人相信他们真的做成了一件非常好的东西。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会对他们这些邪恶做什么。"

"父亲,这是一个奸诈的世界。"

"我的小不点,它是一个奸诈的世界,那些邪恶的人相信他们能骗取你为他们工作。他们全部相信,如果他们坚持不懈地尝试使你为他们工作的话,他们最后会成功的。但是,我的孩子,他们还没有料到我的震怒就要以他们决没有想到的方式临到他们的头上。我的小不点,来到此处。"

我往高处看,我们的主耶稣高高的站在圣山顶上。突然之间,我站在他的脚那里,我正在哭泣。"我的主,这些事情为什么会被允许"?因为我靠住他的脚,我看见我的眼泪落到他的一个脚上,从每一滴眼泪,我都看见一次爆炸。"

"我的小不点,来到此处,不要为此哭泣。"然后,他握住我的手,我在他的圣山顶上在他旁边站起来并且坐在凳子上。用一块柔软的白布,他擦了我的眼泪并且对我说,"我的孩子,看远处并且看见那巨大的爆炸。"这次爆炸极其明亮,当它把天空撕成两半时,看起来象是一个极其巨大的闪电。这看起来象一个非常厉害的大爆炸因为它把天空撕裂开来,沿途烧毁所有的东西。我睁大眼睛,看着这次爆炸,我被所看见的吓坏了;因为突然我在火下面看见一部分云,这是核爆炸。在较低的地方,我看见这可怕的事情,我听到我们的主的说,"这是俄罗斯。"然后,他对我说,"我的孩子,拿这个杯子并且把它同样的内容倒进这个实验室。"

因此,我拿着这个杯子去了,是在灵里,我把它的内容倒进俄罗斯实验室,我看见这个杯子里的东西开始在这个实验室内蔓延,它象一条红河一样增长,这也象泡沫,象肥皂一样。而且,这条红河在扩大并且它开始扩展到其他大街。然后,我看见这些大街在俄罗斯的地方出现,特别是进入克里姆林宫。这条红河里的东西开始显现在这个政府的某些部门的人上,并且他们的皮变成为充满了大块黑暗的斑点,看起来象霉菌,并且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他们的身体看起来很可怕,好象被霉菌和溃疡吞掉一样。这条红河的分支流到俄罗斯各处,但是他们现在好像在克里姆林宫里集中,这条红河的分支使我想起一只很多,很多腿的蜘蛛。然后,我意识到这条红河到了阿拉斯加,从那里又到在美国的某些地方。然而,这些是在地底下,我在蒙大拿看见一个。我在马里兰看见一个。我在阿肯色的希望看见一个。我在特拉华看见一个,我在内华达看见一个。这条红河的分支去到这些具体的地方,我还清楚地看到这些支流扩展到其他地方,遍及整个国家。并且,我甚至没有提到纽约,在保安如此严密的地方,他们希望永远也不会被查明。但是,这些被看见;因为上帝的光明显示了它。噢,我的主,所有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它表明我父和我正要审判俄罗斯。这表明一个非常大规模的核爆炸不久将轰动俄罗斯。这个杯子代表了我让你倒在这些邪恶的人身上的瘟疫,那些经营这些实验室,控制这些实验室的人,那些与他们合作并且在美国与他们携手合作。我的孩子,因为他们对你做的事情,我父和我将要以非常巨大的规模向他们和他们的网络报复。他们最好准备好他们的棺材;因为我就要大量地杀掉他们。

那种快要打击他们的瘟疫是无法医治的。并且,不要认为这只是一种瘟疫;因为它不是的。而那是他们不熟悉的同一种类的很多瘟疫,这个将会成千上万地把他们除掉。我的小不点,你将会看见,你将要听到我就要对那些人所采取的行动,他们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认为他们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并且,除了这个,我的孩子,我想要你举起我给你的这根棍子,我要你打掉普京的左眼。"

因此,我拿起这根烈火似的棍子,把它插入普京的左眼中,当这棍子打掉普京的左眼时,只听到火烧肉体的声音。现在看他的脸,在他左眼的地方,我看见一个黑洞,。"

"现在,我的孩子,我要你拿这根棍子并且在他的肚脐孔的地方把它打穿。"

因此,我拿这根烈火似的棍子并且在他的肚脐孔的地方把普京的肚子打穿,我看见一个大洞。通过这个洞,我看见一股看起来象旋风,并且经过这个洞我看到普京和很多他自己的人在一张桌子旁边,他在发出命令。在他左臂的另外一面有一根棍子,这看起来象一根棒球棍。他右手拿着这根棒球棍并且他的左臂靠在它上面休息。他看见我,便发出嘶嘶声,在他的嘴里申出来一条象蛇一样分叉的舌头。

"我的小不点,你看见他的右臂,拿着这根棍子?"

"是的,我的主。"

"我的孩子,拿我的火剑并且切断这只手臂,在高处,从靠肩那里。然后,把这只手臂和他的棍子,全部扔进火湖里。"

"是的,我的主。"因此,我拿起我们的主的剑,就是他给我的他那把剑,我按照他吩咐的做了。他的手臂在旁边掉下来,然后那手臂和棍子掉到地板上。现在,普京真的很忿怒。他从桌子上站起来,他正高声地发出嘶嘶声。用他黑色的希特勒式的靴子,他发狂似踏着脚,他的脸象一棵甜菜一样红。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他很忿怒。

"这是如此,我的孩子。现在,我的小不点,抓住他的右手臂和他的棒球棍并且把它们扔进火湖。"

"我的主,我拿了这两个,我很高兴把它们扔进火湖。"

"现在,我的孩子,拿我的剑并且在膝盖那里切断他的右腿。"

"很高兴,我的主。"并且,我按他说的做了。

"就像那手臂和棍子一样,那腿也是如此。"因此,我拿起普京的右腿并且把它扔进火湖。我回顾他并且看见他现在已经完全是个残废,他靠在他后面的黑板上。他拿起粉笔并且挣扎着在写。所写的字上下颠倒;但是在圣灵的帮助下,我相信我能看到。现在,我清楚地看见那些字,他们是,"我投降。"然后,异像消失了。普京离开了,我与我们的主一起回来,在他的圣山上。"

"你看,我的孩子",他说。突然,我看见巨大的黑暗,并且在这黑暗中是一场决斗。这是在乔治布什和普京之间的一场决斗。普京拿着他的剑,他动作迅速,虽然他缺少了身体的有些部分并且是在黑暗中,在这些剑里有很多战斗在继续着,因为大概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听到那场冲突。过了一会儿,全部都安静了。那时,我听到一只野兽的吼叫,这象一只狮子的吼声和一头愤怒的公牛在吼,我看见一只野兽从这场战斗里出现。它是一只黑色,很高,有毛的野兽,它的眼睛非常红。它一直在吹着火和烟。那兽走过来,骑上一辆非常大的摩托车并且开走了。当它走的时候,那兽扔出去很多花和糖果,人们感到很愉快;因为他们把那兽视为一个光明的天使。然后,异像结束了,我又回到我们的主耶稣的山上。"

"噢,我的主,这真的是非常糟糕。"

"我的孩子,这全都很糟糕,但是从这地球上我的百姓所遭受的痛苦里,善良将会出现。我的主,我想问你所有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是由于某种原因我感到你或者我们的父亲,会稍微晚一点将这些解释给我们。"

"我的小不点,全部将被解释,但是要知道一件事情。一个巨大的审判正在临到俄罗斯,所有这些秘密的俄罗斯实验室,他们力图使我那些心爱的人去做反对我的旨意的事情。我的小不点,你将看见,你将知道我正在告诉你的是什么。现在不要担心;出于某些超出你意识范围之外的原因,所有这些被允许发生。我是你的主,是这个地球真正的主,耶稣。"

在2004年2月17日目睹,口授并且记录,

琳达·纽柯克,白色小牛犊女子

"我们的天父解释前一个预言"

"我宝贵的孩子,我是你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平安,我的小不点;因为我听到你的呼声,我将回答你所有的祷告。在一个月内,你将看见我大规模地介入,你将在所有这些请求里知道我奇迹般的手。我注意着你,我的孩子。我的眼睛总是向着你的;因为你在这个世界的生活道路特别难,你总是逆水行舟。但是,我的孩子,我是你的动力。我的手一直在你的身上,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都有一定的原因。你也许认为这个俄罗斯实验室的事情是偶然的。但不是的,我的孩子,我全部都提前看见,并且我允许所有这些,以便我在他们身上的审判得以成就。是的,我的孩子,他们绑架了你,他们也反复地绑架了你的丈夫,你也一样。并且,你认识的其它人,也已经被同样地绑架了。你不会下意识地同意为他们工作,他们尝试了每一个所谓的‘大全书里的圈套'来控制你的头脑,并且使你为他们工作。并且,他们继续以为他们可以做这样的邪恶而不受到惩罚。但是,我的孩子,他们不知道来自我的一个巨大的审判就在他们的门口。是的,我的孩子,眼睛没有看见,耳朵没有听到我快要对这些俄罗斯实验室做什么,这不仅在俄罗斯,而且在整个美国。但是,我现在告诉你,这个审判将是非常严厉的。"

"我的父亲,你会告诉我更多有关这个核爆炸的事情,你说它在,‘俄罗斯。'"

"是的,我的孩子,我将告诉你更多。拿这把钥匙并且打开这本书的锁,它在你前面。书将在某一页打开,你将读到写在那里的东西。"

因此,我拿了这把钥匙并且把它放进锁里。那锁打开了,那本书翻到272页。我眯着眼睛在看那些字;因为在我面前那些字在打旋,红色的旋风。"

"父亲,这是什么?我没有看见什么字。"

"没有,你不能,现在还没有;但是要靠近一点看,你就会看见。"

"是的,我的父。" 当我那看旋风时,我看见下列的字出现。"你否认了我一次,并且你会再一次这样做。" 这些话出现在旋风中间,并且是白底黑字。这就是所有我看见的。"但是,父亲,这些和俄罗斯的是核爆炸有什么关系?"

"噢,我的孩子,它与核爆炸有很大关系。因为,在红的旋风内,你看见这些话。"

"我仍然不明白这个,父亲。"

"我的小不点,现在美国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父亲,这"红"旋风,是不是共产主义的红色吗?"

"就是这样。当你看这个政府,和正发生的事情时,你看见"红色的"共产主义象旋风一样传播。你看见你们的权利被剥夺。你看见戒严法。你看到暴力行为。你看见警察的残暴。你看见无罪的人们正受到骚扰并且被监禁。你们在法庭上没有公正。你看见对基督教的攻击。你看见道德的沉沦。所有这些你看见的事情,都告诉你共产主义活着,就在美国。我的孩子,同一批的撒旦帮,当时在俄罗斯推行的,正在美国推行这些。完全相同的那一批人。完全相同的家族。那群‘老的有钱'人,我的孩子。事情没有改变。他们就这样一枪不放地执行他们接管美国的计划。"

"嗯,父亲,他们可能不必开枪,但是他们正在制造爆炸。他们正在烧毁和拆毁一切来建立他们自己的系统。"

"所有这些都是如此,我的孩子,但是共产主义是一种恶魔般的思想意识,目的是除灭所有的反对派,使你们所有的人成为囚犯。现在,我的小不点,记得在去年的3月15日,我让你在加拿大和美国捆绑那些怪火。如你所见,我的孩子,从那时起,很多,很多人起来反对这个政府的滥用职权。有几个已经有在法庭上获得重大的胜利并且越来越多的人现在愿意站起来,冒着各种危险做正确的事情,虽然这些数目仍然是很少的。但是,你现在看见,我的孩子,这是一个愤怒的潮流,一个痛恨这些共产帮/撒旦帮的潮流,这正迅速地变成反对他们的一场大洪水。他们正进入惊恐的状态;他们的计划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要的方式发生。有太多的法律诉讼,太多人在政府内,不再与他们合作,他们非常可能更加快地失去他们已经取得的东西。因此,现在到了俄罗斯,现在举行军事演习,以便让世界看看他们多么强大。但是,我的小不点,就象我如此既定的,他们的两次军力的非常公开的演习给他们自己带来不良后果。他们说有一个卫星失灵。我的孩子,我是这个卫星,我在普京的脸上扔了一个"鸡蛋"。但是,他还什么也没有看见;因为他和他的那些人还在大胆地碰你和你的丈夫。"

"但是,父亲,所有这些怎么与一次核子爆炸有关"?

"噢,我的孩子,它有关,它有非常大的关系。太多的事情正在失去控制,现在是他们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制造一些巨大敌对的时候,虽然长期以来他们一直都是犯罪的同伙。你们的政府高层现在不能与俄罗斯分离;就是这些,在管理你们的,一直从俄罗斯接收指示。你们现在有一个苏联共和国的美国。但是,我的孩子,我看见那越来越多的人在试图改正这种形势,因为我看一股潮流,他们正在归向我,做正确的事情,我将继续限制那些怪火。我将继续限制它,直到今年的12月15日;并且到那个时候再说。但是,你必须知道的是,有一次核交换现在正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被策划。这次核交换(攻击)将会是偶然的,或者根据他们的计划故意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在你们政府内部的那些,还有普京,正在策划这次交换(攻击)。不要相信所有那些假象,你们大家都知道美国和俄罗斯是敌人。这个时候还不是如此;因为那些位居你们政府和普京政府首位的人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不管是作为人还是作为一个国家,要消灭你们。"

"但是,父亲,你过去已经告诉过我,你已经把一只钩子放进普京的下巴并且你正向前拉他。"

"我已经告诉你,这是如此,我的孩子,并且他已经被推向前了,你们现在让俄罗斯在很大的程度上统治着美国。你们现在让共产主义渗入到美国的每一个方面。你没有看见这些吗?"

"是的,我的父亲。"

"那么,这次核爆炸很可能在美国吗"?

"这是如此,我的孩子,要么是一个事故,或者是一个俄罗斯精心安排的攻击,以便激起美国人开始一场反对俄罗斯的战争。因为,他们现在是你们的敌人。理解吗?"

"是的,我的父,我明白了。可这些与绑架我和丹尼斯有关吗?"

"这与绑架有关。我的小不点,除了你以外,还要什么人在连续不断地警告敌人的计划?"

"我不知道有任何人。"

"在美国,或者在别处,一个也没有,象你一样不断地警告他们的计划;因为我已经部分地,呼召了你去做这份工作,告诫大家这些邪恶的作为,以便在它们可能发生之前,可以被避免。因此,我的孩子,你的工作非常重要。"

"但是,父亲,如果这些工作在第10卷结束,谁来做这些工作"?

"我的孩子,一个人也没有。"

"但是,父亲,如果我可以发出警告并且防止很多生命的丧失,推迟敌人的行动,但是我没有去这样做的话,我的灵魂会感到非常的不安。"

"我的小不点,我知道你有一颗非常爱我的心。我知道你渴望事奉你的兄弟姐妹,警告并拯救那些叛逆的,和那些失丧的人们。但是,我的孩子,我早先说明过,你变得非常疲倦。现在有太多的工作,你不能跟上,如果大多数人,正在读这些材料的,想要继续读它们;并且如果他们想要继续得到这些警告,他们必须在财政上不断地帮助,以便我能提供一位秘书来帮助你。如果他们真的想要我的工作通过你继续下去,他们应当尽他们的职责,我的孩子。这个很简单,非常的简单。你承担了一个很重的负担,多数事情你必须自己做;因为丹尼斯也有一个非常紧张的工作。至于他经常在发布译文上落后,我并没有对他不满;因为我知道他的工作,他必须去工作很长的时间来付你的账单。因此,我对他很仁慈;但是我的小不点,我对你也很仁慈,我期望那些从这些工作中受益的人做更多的事情。有多少人奉献他们的十分之一在我的工作上?有多少人把他们的十分之一奉献到这些工作,因此它们能够继续下去?他们当中有多少人会把他们收入的百分之10用来分摊这些开销,来帮助这些工作的开展?我已经说了,我的孩子;我已经告诉过你我将做什么。现在,轮到那些从这些工作得到收割的人来播种了。时间将告诉我们谁将播种。现在,我的孩子,你已经知道在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一个核交换(攻击)被策划好了,因此让我们继续下去。"

"父亲,你给我一个杯子,要倾倒在这个邪恶的实验室,我已如此做。然后,这个杯子的内容开始流到俄罗斯和美国的一部分。我的父,这个杯子充满了死亡的瘟疫,有很多人死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它表明这是审判俄罗斯的时候。这是审判这些俄国人的是思维控制和美国DNA实验室的时候,我的震怒之杯就要倾倒在他们的头上。"

"很多人将会死亡,父亲。"

"象苍蝇一样。因为,我已经很厌烦这些邪恶。"

"父亲,赞美你!我乐于看到你的公义的审判。"

"但是,为什么是这条红色的河?"

"我的孩子,这是一杯我的震怒。"

"因此,父亲,你说过有一个核爆炸将轰动俄罗斯。"

"我已经声明过了。这是一次预先计划好的核交换!‘你用核武器打我,我也用核武器打你。'这就是布什和普京在决斗过程中使用的。"

"父亲,我不喜欢看见这些。我在内心深处有一种恐怖。父亲,不要让他们用核武器打美国!现在,父亲,告诉我,打掉普京的左眼意味着什么?"

"我的孩子,是左侧的,如同在遥远的左边吗?"

"我不知道,父亲。"

"我的孩子,华盛顿特区是什么"?

"这个"L"是民主的意思。一切都可以!"

"但是,普京不行。一切都不可以。他刈除并且消灭所有的反对派。在总统竞选过程中他的对手怎么回事?"

"父亲,他们被绑架并且中毒害。"

"这是如此。因此,他的左眼,代表民主党,被打掉了,那么剩下什么?"

"父亲,剩下他的右眼‘红色'的共产主义。"

"这是一个正确结论,但不完全是。他的左眼被取出,这是他在华盛顿特区的民主党,然后剩下他的右眼,是中国。中国是他的右眼,华盛顿特区是他的左眼。"

"因此,父亲,这就是说(华盛顿)特区可能遭到核攻击"?

"嗯,我的小不点,现在这个可以解决许多他们的问题。用核武器打(华盛顿)特区或者纽约市,还有其他一些地方。去掉这只左眼,对他们来说,就会解决很多问题,即使会有几百万人在俄罗斯失去生命。终究,根据他们自己的设计‘没有用的饭桶'必须被除掉。"

"当这根烈火似的棍子穿过普京的肚子时,父亲,它留下了一个洞,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他的肚子是什么?"

"大概是克里姆林宫。"

"这是他的肚子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我的孩子。你看见普京用他的一个脚来跳快步舞吗?"

"是的,我的父,我看见的。"

"你看见他穿的靴子上那把刀吗?"

"是的,我的父。"

"并且,你看见他拿着那把刀并且架在小布什的脖子上吗?"

"是的,我的父,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它表示勒索。普京在敲诈布什,很少人知道这个,因此那里有一些仇恨;但是你们在美国仍然到处有俄罗斯。这种仇恨就世界新秩序的目标而言没有任何问题,而美国必须被毁灭。"

"但是,父亲,这个和普京的胃上的一个洞有什么关系"?

"我的孩子,乔治布什的一部分想要报复普京,以便为这个勒索对他报复。理解吗?"

"是的,我的父,但这是你的棍子把普京的胃打了个洞。"

"这是如此,我的孩子,但是虽然如此,我使用其它人来执行我的旨意。因为他们对你的所作所为,我的审判才临到俄罗斯,而我可能使用乔治布什来执行我的审判。理解吗?"

"是的,父亲,不过,他只能做他被吩咐的。"

"这是如此,我的孩子;而我仍然是至高无上的。"

"原谅我,父亲,我没有想对你说任何负面的东西;因为我如此的爱你!就是有时候我根本不能理解什么事情。"

"不能,你不能够,我的孩子;但是我要你明白,这就是我现在告诉你这些事情的原因。"

"因此,父亲,这个世界就在一场大的核灾难边缘。"

"是的。"

"它能被停止吗"?

"我的小不点,我揭露了这些计划,以便这些事情可以被阻止。否则,美国在很久以前就可能已经完蛋了。当我听到人们的真心祈祷时,我听,我介入。"

"我知道你听到,父亲,我如此的爱你。"

"现在,我的孩子,你想知道普京的血统;但是你又不再想知道;因为你看见他发出嘶嘶声。"

"是的,父亲。他失去了他的右臂,还有这根棍子意味着什么?"

"我的孩子,美国也是他的右臂,这个手臂已经把处罚的棍子放在普京的手里。美国已经与俄罗斯签订了协议,他们将被用来维持美国,加拿大的治安,还有别的地方,如果需要的话。"

"但是,父亲,你让我切断了这只手臂,并且把这根棍子一起扔进火里。"

"我的确是的。"

"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表示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一个严重的分歧,在这两个之间的分裂,他们分道扬镳。"

"然后,父亲,在美国人眼里,那些俄国人必须走。"

"或者,你这样认为,但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这是你们,作为一个国家,将面临的一个大难题。"

"现在,父亲,我们来说那个右腿,它已经被扔进火湖。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它表明他将不再能跳快步舞。"

"你说‘跳快步舞'是什么意思?"

"你看见他烧乔治布什的照片吗?"

"我看到。"

"因此,我的孩子,他将不会与美国跳快步舞多久了,当他不能再跳这个快步舞时,他将变成残废。并且,所有的人都应该感到害怕和担心;因为我所显示给你的事情是非常的危急。"

"是的,我的父。但是,一旦他失去他的腿,他就投降。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它表明一个巨大黑暗的时刻,就要临到俄罗斯,到了适当的时候,这个人将被重量所压倒。美国不再支持他,他将崩溃。"

"父亲,在布什和普京之间的决斗不言而喻。"

"是的。"

"而且,那兽,父亲。这是世界新秩序的兽。"

"它是的,我的孩子。那兽期待着第3次世界大战,以便它能作为一个光明天使出现。绝大多数人,看到这些邪恶的作为,将把它们视为好事。在这里,我的孩子,我们今天到此为止。我是你们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

在2004年2月18日目睹,口授并且记录,

琳达·纽柯克白色小牛犊女子

第4章

第2部分

"全部取决于选择!"

"我心爱的孩子,我是你们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听我说,我的小不点!正象你听到时钟在你的厨房滴嗒滴嗒地走一样,时钟对我的百姓来说也在滴嗒滴嗒地走。就象你听到我的声音对你说,我通过梅尔·吉布森的电影(耶稣受难)叫大家清醒过来,你也听到我一再地说,‘我的百姓所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 就象我已经连续用了10个晚上给大卫·布思相同的警告一样,我已经通过你,现在是第10卷书,给我的百姓相同的警告和消息。我给你的话是,我的孩子,给我百姓的时间已经用尽了。那个审判的日子和时辰正在接近全人类。"

"父亲,我知道我们在地球上面临严重的形势。黄石火山随时随地可能爆发。我们正在看到战争和更多的战争。全世界的经济快要崩溃。"

"这些事出有因的,我的孩子。因为这个世界,如你知道的,就快完了。人们要么花他们的时间在灵命上准备好我儿子的返回,要么他们把时间和能量浪费在这个世界的空虚里。没有中间的。他们要么‘认真'接受我和我的儿子,要么他们在幻想的世界里迷路。没有中间道路。你要么跟随我,要么反对我。不冷不热,我轻视!因此,大多数人是什么光景?"

"在外面的寒冷里。"

"这是如此的。"

"父亲,地球现在正严重地变形。"

"是的。下一件事情,就是被上下翻转,被弄得乱七八糟。"

"但是,父亲,你仍然不说我们还有多久。"

"我不说。当我告诉诺亚进入方舟时,我告诉过所有其他人吗?"

"没有,我的父。"

"如此,我为什么要告诉那些既不爱我也不事奉我的人?

"我明白,父亲。"

"但是,我的小不点,那些已经认真对待这些工作的人将在灵命上,身体上准备好留下来,或者回家。这些是聪明的。但是,其余的人将不作准备;因为他们是愚蠢的。如果他们在这么晚的时候还没有作准备,现在他们会认真考虑这些话并且去准备吗?愚蠢的人将是愚蠢的,愚蠢的人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但是,我将继续指导那些聪明的,并且它将是在一个一对一的基础上。我那些聪明的会听我说,他们将顺从我。愚蠢的将不会。我将不会继续把珍珠扔在猪的面前,去践踏它们并且糟蹋它们。这是真的,我的话通过你,同时祝福了聪明和愚蠢的人。但是,在这个这么晚的时候,愚蠢的将走自己的路,聪明的走他们的。到了应该去方舟的时候,聪明将会知道,但是愚蠢的将会死亡。我有许多话要和聪明的人说,但是我警告那些愚蠢的日子要结束了。

通过这些工作,我的孩子,我祝福了很多人并且,即使在地球翻转之后将继续祝福他们。因为,聪明的人将复印所有的东西,特别是已经成就的预言。并且,在他们安静和休息的时候,他们将一再阅读这些话,他们将不断地得到祝福。但是,愚蠢的将死亡,并且他们将走进黑暗。

现在,我的孩子,你一定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花这么长的篇幅来谈聪明和愚蠢。要记住,聪明的处女有油在她们的灯里,愚蠢的没有油。换句话说,他们在灵命上是干净的,而且身体上已经准备好。这些是聪明的。愚蠢的会说,‘我不要准备。明天自然会好的。'但是,聪明的知道当地球翻转的时候,很少有人会幸存下来,也不会有什么吃的东西。会没有燃料点灯。没有油。因此,他们就作准备。他们有油,他们有食品吃。

是的,我的孩子,我给大卫·布思一连10个晚上相同的警告,他的梦/异像是关于尼布罗星的返回,黄石火山的爆发和地球的翻转。他把这些事情写成一本书,出售给人们,并且他通过电台确实自由地与人们分享这个警告。然而,当其它人批评他的时候,他退缩了。为什么?"

"因为,父亲,他或许感到人们都是忘恩负义的,并且不喜欢他把这些东西以书的形式出售!"

"我的孩子,他为了他正在做的事情遭到迫害,他退缩了!"

"但是,父亲,从某种角度上讲我可以理解。"

"我知道你可以,我的孩子;因为很少,非常少的人能够经受得起你所经历的事情并且继续下去。大多数人在面临这样的迫害时将不会继续战斗下去。他们将放弃。"

"但是,父亲,当我们放弃时,我们在灵命上不会成长。"

"这是如此。不过,我的孩子,大多数人将不会忍受迫害这么久,以传播真理。"

"父亲,我知道,但是我仍然体谅大卫·布思遭到这些迫害时的感觉。他相信大多数人只想要免费的东西,大多数人不感激自由地给予的东西。并且,父亲,我也相信这在今天对很多人来说是真实的。是大多数人,但肯定不是全部。

父亲,我感到如此的不安,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混乱以至于如此众多的人变得这么自私和贪婪,不仅只想要免费的东西,他们期望它。但是,父亲,虽然如此,你和我们的主耶稣已经让我给人们的所有这些,取决于每一个人是否要做正确的事情。没有一个人能从另一个人那里得到属灵的成长。我们每一个人必须独立自主,我们在你面前必须做正确的事情。我们不能以欺骗的方式在灵命上进入与你和我们的主的关系。这种道路只能以真理和荣耀为基础,其余的人则半途而废。

因此,父亲,我确实很理解大卫·布思对这些批评有什么感受,这些都是冲着他的警告的。由于出售第5卷和第6卷书,我们遭到一些人的批评,而这是你和我们的主吩咐我们出售的!是的,父亲,我知道有很多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受者。贪婪很猖獗!但是,我也理解,父亲,我们收割我们播种的东西,因为你已经自由地给我们,我们也已经自由地给予。我们不期望任何东西作为报答,父亲。如果人们愿意帮助,我们很感激,但是如果不愿意,我们也接受。因为,这项工作是爱,父亲和我们不期望其它人的任何东西。

父亲,我希望并且为众多灵魂的救恩祈祷。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感到,这本第10卷书很可能是大众的最后一本书,因为我可以看出时代的严峻!"

"是的,我的孩子,你可以看见时代的严峻。你能看见这种邪恶的疯狂,它正在不断地增加。该是属于我的人就近我并且准备进入方舟的时候;因为全人类只剩下非常少的时间了。我是你们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

在2004年3月1日目睹,口授并且记录

琳达·纽柯克,白色小牛犊女子

第5章

"不是偶然,是通过我的设计!"

第一部分

"我的小不点,我是你们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我的孩子,记得在2004年3月04日的夜晚;自从这个夜晚以来,我已经为我的百姓打开一条非常特别和非常强有力的大路,它迄今为止一直是关闭的。你经历了那场强烈的风暴,它在强烈的太阳黑子活动的前面。"

"是的,父亲,这里有一场大风,一场移动迅速,非常猛烈的雷雨。当风很大的时候,我在这所小房子里来回走动用方言祷告。当我走到房子的另一端,我抬头看到一位非常令人敬畏的天使,一定有100英尺高。一种纯洁,白色的光在这个天使上发出来,照着这个天使,当我一看见这个天使,风就停了,一切都变得非常安静。父亲,这是如此的惊人和绝对的美好,我永远感谢这个美丽的天使,和你通过这个天使显示的大能。父亲,我感到这样的能力临到我,以至于当我坐在我通常祷告的椅子上时,我看见火在旋转。噢,这是一种美丽,有很多颜色的彩虹似的火,这火焰如此强有力! 然后,当我上床睡觉时,这火跟着我来,并且停在我的身上,过了一会儿我在火里,火在我里。并且,我好像被这火焰所吞没,甚至被烧掉了,但它真是一个最美好的经历! 有时,这火是绝对的白色,在另外一些场合,它是最美丽的万花筒颜色。即使今天,我感到来自这火和父亲的权能,这是一件美丽的东西;但是虽然如此,父亲,我不理解我看到或者经历的东西,但这真是一件美丽的东西,父亲,我如此爱你! "

"我的小不点,你知道6+6= 12。"

"是的,我的父。"

"你知道,我的孩子,我的创造是有次序的。宇宙是有规律的。万物的创造都是根据我的

圣洁设计,是井井有条的。"

"是的,我的父。"

"我的孩子,你知道这是一个数学系统,全部都基于数学,并且根据我自己的设计,我创造了万物。"

"是的,我的父,我知道这些事情。"

"你知道,我的孩子,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不是偶然的,而是通过我的设计。"

"是的,我的父。"

"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的孩子,很快,我将把我的火焰放在你身上的那个时刻就要来了,到那时其它人将看见这些火焰。"

"是的,我的父,你已经说过;但是我不认为任何人,在昨晚除了我以外曾经看到过这火焰。"

"这是真的;因为没有人看过,但是到适当的季节其它人将看到,并且他们会感到恐怕,当他们看见这火焰时,有一些人将由于害怕而倒下。其它的人将得医治,解放和得到释放。理解吗? "

"是的,我的父,你已经告诉过我这些事情,我接受你说的,但是当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我很难想象它。"

'不过,虽然如此,我已经告诉过你这些事情,我再次告诉你这个,在2004年3月04日的晚上,多维空间发生了一个变化,这将影响到很多人。这个多维空间的移动将特别影响到那些,真正爱我和我儿子,尊敬和顺从我的律法的人。这次多维空间的移动将要影响到全世界的很多人;因为我不仅给了你这个非常特别的恩赐,而且我将开始在全世界向很多人赋予我的能力和恩赐。是的,我的孩子,你在灵里看见它。对你来说,这些好象某些事情在断裂或者被打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如此,但不完全准确。最好把它描述成在一件斗篷上把一把钥匙转向一个不同的位置。通过插入和改变这把钥匙,振动频率被改变了。它已经被提高了一些。"

"父亲,这就是他们想要对金字塔里的水晶做的事情。他们想要提高那个振动频率来改变X行星的轨道,或者尼布罗星经过的时间。"

"是的,我的孩子,这是如此;但是这些不是由他们去做的,只有我才可以做到。并且,因为你经常祈祷要尽可能多的灵魂可以得救,我已经做了这个,会有很多灵魂在离开这个行星地球之前,大规模地返回到真理和正确的事情。现在,我的孩子,无可否认,没有很多时间了;但是这个改变将为人类提供了在意识方面的过渡所需要的那种变化。"

"但是,父亲,这些与这阵风暴有关吗?"

"是的,不过,我现在先不去解释这个原因。"

"父亲,人们该知道更多东西吗?"

"我的孩子,他们应该知道我非常爱他们,并且我并不乐于这个行星地球的沉沦。但是,全世界的所有社会已经变得如此邪恶,以致于我必须审判这种邪恶。但是,因为我对人类的爱,我已经引起这件事情,我也已经开始在你那里倾倒了我的火焰,正如我已经应许的那样。

因为对整个地球来说,我的孩子,可怕的时代就快到了。警告已经发出去很多年,但是只有少数人会再认真地考虑它们。然而,公义的人将认真考虑它们,他们将按我命令的去做。我是你们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 "

在2004年3月5日目睹,口授并且记录,

琳达·纽柯克,白色小牛犊女子

第二部分

"洗净的时刻已经开始了!"

"我深爱的孩子,我是你们的天父,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 是的,我的小不点,我已经给你一个暂时的缓冲,一个简短的休息时间,你可以就近我和我的儿子,你可以重新振作起来并且在灵命上得到更新。现在,我的孩子,当冬天过去,春天带来更新时,我的灵在你里面带来了更新。是的,我的小不点,去年对你是非常困难的一年。这是充满了大战争的一年,它的余波继续影响到那些在我审判之下的政府高级官员,并且他们在不断地死亡。我正在疏通这条小溪的底部,对于你,我的孩子,一定看起来象一条河,但是虽然如此,这是人类的潮流。并且,我正在疏浚这条小溪,甚至现在,我正在挖掉各种各样的肮脏和黑暗,我把它们全部倒到一旁并投进燃烧的大火。因为,在这个地球上,洗净的时刻就快到了,它已经开始了。是的,我的孩子,渣滓正在被挖出来,它们被放在一边等候我的审判,现在,在世界上,你正在看到我告诉你的所有事情的一个彰显。是的,我的孩子,这些渣滓被暴露出来,全世界都看到这些污秽的渣滓,他们正在观看这些渣滓所显露出来的黑暗,谎言,混乱和彻底的邪恶。虽然,他们尽量想把自己掩盖起来,但他们不能隐藏他们是什么东西,因为他们的话充满了欺骗和轻视,他们的邪恶道路,完全暴露在公众的面前。你记得吗,我的孩子,这些都是由于我较早对你描述过的,多维空间的移动。这个多维空间的移动带来了更多我的大光,而这光正在把属于我的人向前推进,但是它也揭露了邪恶,那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为黑暗所掩护。你再一次在你的思想里是正确的,我的孩子! 自从这个变化,两个非常重要的事件已经在世界上发生。布希和他们在以色列和英国的世界新秩序分子联合起来,策划了一个巨大恐怖的行为,以便控制在西班牙的选举,但是,他们反而自食其果。他们没有达到目的。他们触发了一个公众的反对怒潮,由于这个选举过程,他们在西班牙政府里失去了他们的同盟者。第2个至关重要的事件发生在台湾,也是在选举的时候,他们计划废除台湾当今的领导人,并安排他们自己的人选。不过,这个也彻底失败了! 就象你已经听到的,某些投资集团,包括布希家族和克林顿家族,仅仅在这次暗杀未遂之前几天,就在外汇市场上购买了台币的"出售",全部都在赌台币会下跌。可是,他们再一次不能实现他们的目标,他们又自食其邪恶计划的后果。再一次,我的孩子,这也和多维空间的移动有关,与我已经应许的我的光明和良心意识的增加有关。"

"噢,我的父,这是如此的美丽! 人们如此迫切地需要这些。父亲,我仍然祈祷让尽可能多的灵魂得到救恩。父亲,我们仍然需要中文,俄语和阿拉伯语的翻译。父亲,我知道时间很短,但是父啊,但是父啊,你是至高无上的,你能使这件事情发生。父啊,求你派这些翻译人员来吧。"

"我的孩子,我已经听到了你对这件事和其他事情的呼声。一个月以前,我告诉过你在一个月之内,你的担心将得到回答,到目前为止,它们正在实现。有一个你还没有看到,但是这个请求已经被回答了。我的小不点,我决不会拒绝听取关于这些翻译人员的祷告。我意识到你对失丧者的爱,我知道你想要拯救最大数量的人,并且我将继续为此敞开某些大门。继续在这件事情上寻求我并且要有信心;因为信心确实能移动所有的大山。

…………

在2004年3月24日,目睹,口授并且记录,

琳达·纽柯克,白色小牛犊女子

第6章

"高高地在我的国度里"

"我深爱的孩子,我是你们的天父; 是的耶和华,至高的上帝。我的小不点,正如你所知,在几天之前,我告诉过你,我将让你高高地在我的国度,我要让你看一些伟大和令人敬畏的事情。"

"是的,父亲,你告诉过我这个。"

"因为我给了你简短的时间去休息,我推迟了这些事情,因为还不是时候。但是,我的小不点,现在是时候了,我们将做我以前告诉过你的事。"

"是的,我的父,我渴望得到这些信息以便那些饥渴幕义的可以得到满足。"

"我的小不点,的确有一些人饥渴幕义;但是,在这个国家,美国,没有多少人是这样,很多人被这个世界所充满。但是,在其他国家,在我的百姓遭到迫害的地方,他们饥渴幕义,因为黑暗是巨大的,邪恶是深重的。现在,我的孩子,来到此处。高高地在我的美丽的地方,我将开始让你看到这些事情。"

突然,我遇到一股上升气流; 并且圣灵带我到一道美丽的彩虹上。在我周围的全部都是彩虹的各种颜色的美丽火焰。颜色迅速从红紫色变到蓝色紫色,到各种各样的颜色。在前面的上方,我看见一个开口,我通过它到了一片白色的地方。我看到在一个美丽的房间里,有一块白色的地毯,白色的墙和白色的家俱。在一个白色的橱上,有一瓶闪闪发光的液体,在它旁边有一只高脚玻璃杯。当我看着这只瓶子和高脚玻璃杯时,圣灵说,"去那里。那辐散液体的饮料和得到祝福!" 我伸出手,抓住那只瓶子,并且倒了一杯又浓,又发光的液体。这种液体象糖浆那么浓,但是充满了光。它是透明的,充满了火和光。看着这火,我认为这一定是一种液体火焰,但是没有烟,只是光辉。我把这只玻璃杯放到我的嘴唇并且喝那液体,它很容易喝,象水一样,当我喝完全部,我把玻璃杯放回在橱上面。我听到一种声音在玻璃杯的低部,我回头看那个玻璃杯,只看见看一枚金色,或者金/铂硬币。因为,那枚硬币有点金色,而且有银色的光泽,取决于那些灯。圣灵对我说,"拿这个硬币并且吃掉它。"

我拿了这只玻璃杯,把硬币扔在我的左手,热流从这枚硬币流了出来;它开始非常快速地变得很热。我把硬币扔进我的嘴里并且它很快变热了。突然,我在嘴里感到火的热量,这火同时既是非常的冷,又是非常的热。我感到一个巨大的爆炸要开始爆发,巨大的能力开始在我的嘴向外爆发。我感觉到好像在我的嘴里有一枚火箭刚刚爆炸,巨大权能的涟漪贯串了我的全身,一直到我的脚低。我的手也感到非常的热,这火,虽然它非常热,但也是冷的。这个爆炸已经彻底撕开了我,我发现我正在出大汗。

我退后到一个白色的椅子,它有一个高的靠背和直的腿,我坐了下来。那垫子很柔软,当我坐下时,感觉象是羽绒做的,我感到有点头昏眼花。巨大的能量一波又一波地涌上来,几乎就象海洋的波浪,但是这更迅速并且更加强烈,充满了彩虹的强烈的颜色。我紧紧地抓住椅子的扶手;就象在海洋的波浪里,这些波浪使我感到头昏眼花,并且感到想吐。我听到圣灵说,"乘上那蓝色的波!" 我进入了这彩虹颜色的一部分,这颜色是深蓝色,象是一种天青石。它是一很深,很深的蓝色,强烈,生动的蓝色,我进入了这光亮,并且发现我正在一根残树干上坐着,在那里一棵非常大的树被砍倒。噢,这是一种美丽的蓝色,我真希望可以一直呆在这里而不需要离开;因为这蓝色是如此的具有吸引力。它是如此的宁静,然而强有力,我感到这样的快乐,然而是上帝的纯洁的能力。

我在树干旁边摘下一根稻草,大约有3英寸长。我用两个手指拿起这稻草,我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因为在上帝的国度里,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定的意义。当我在考虑这根稻草的意义时,我去看我们的主耶稣。他穿着他的白色长袍,如此非常高大,美丽并且也被这发光的蓝光照着。"我的小不点",他说,"不要起来;因为我要坐在你旁边。有工作需要做,有秘密需要被启示,我的百姓将会变得更聪明。我的小不点,你坐在一根非常大的残树干上。"

"是的,我的主。"

"当你向你的后面看时,你会看见它是空的。"

"是的,我的主,这是空的,并且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

"这是如此。现在,我的孩子,你知道这根残树干是什么吗?"

"不知道,我的主,我不知道。"

"嗯,爬下去。剥掉那些树皮并且读一下。"

因此,我爬下去,跪在树的根旁边,并且剥了一块很大的树皮,它早就已经松了。当我剥开那块树皮时,有一些话开始进入到我的异像里,这些话是:"在全世界我的百姓已经抛弃了我和我父。" 我感到喉咙里有一个大块东西,我尽力尝试,但是不能控制我的眼泪。当泪水开始从我的眼睛往下流的时候,我看见下面有这些小字印在那里,"他们公开表示一种敬虔,但是却拒绝其完整的实质。" 我把我的脸放在我们的主脚上,我不能停止哭泣;因为我的悲哀太大了。在我的面前现在出现了成千上万个不同民族的小孩子的脸。一些是污秽的,其它的人非常饥饿。有一些有许多当今的玩具,其它人什么也没有。有些在骑三轮脚踏车和自行车,一些比较大的孩子在开汽车,但是他们全部有一件同样的东西。他们没有圣灵。他们缺乏我们的父亲的真理。他们充满了孤独,充满了这个世界的灵。他们被隔绝,被切断,而我感到如此的悲哀。我感到如此的悲痛,以致于我几乎不忍心去看他们那些宝贵的小脸蛋。现在,当我看他们时,由于我的眼泪,他们的样子全部都模糊不清,我正拼命啜泣,我的眼泪都滚到我们的主脚上。"非常抱歉,我的主。我非常抱歉! 这些孩子没有产业。他们没有将来。他们被切断了与你和我父的联系,他们将收不到他们继承的基业。噢,我的主,如果你不介入,所有这些可爱的小孩子的情况将会是什么样子? 不要让他们走向这个国家的坟墓! 我的主,求你,不要让撒旦全部毁灭他们!我代表每一个灵魂恳求你! 我的主,求你,不要让他们失丧!" 当我在说这些事情时,我正用尽我的全部力量靠住他的脚,绝对不想要松开;然而却对所有这些被魔鬼俘虏的宝贵的孩子们感到这样巨大的悲哀,完全的空虚和绝望。" 我的主,你为什么用这蓝光把带我来这里,你为什么要我现在看这些事情?我为什么拿着这个三英寸的稻草? 为什么,我的主? "

"我的小不点,这些个死的和空洞的教堂绝对不会去接近和帮助那些失丧的心灵。不冷不热的人已经挖空了我的教堂。他们已经在我的工作中心造成了一个大洞,因为这个洞,在全世界我的百姓是空洞和眼睛凹陷的。正如你所见,我的孩子,我已经砍倒了这棵树。留下来的只是一根残树干。所有留下来的就是我的话的根基,我的能力的根基,我在我百姓里的力量的根基。这根基,我的小不点,是真实的。这根基和这根残树干就是所剩下来的。因为,我已经砍下了这根不冷不热的树干,我切断了那些树枝。"

"噢,我的主,这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它是的,我的孩子,你所看见的是准确和真实的。这些走上邪路的传道人已经使我的百姓与我,我父和圣灵切断,并且我已经砍倒了这棵树。我已经隔绝他们,现在全世界的这些人是空的。他们是空的,除非,他们诚心诚意寻找我和我父,除非他们看见他们的过错并且悔改,否则他们将走恶人的路。"

"噢,我的主,这使我的灵魂感到悲痛!"

"它应该如此,我的孩子。因为,我只有很少数的牧师,很少的教师,很少的传教士,很少的先知和真正的使徒。是的,有很多,很多,那些说他们侍奉我和我父。他们有很多学位和很多头衔,但是他们不属于我的。他们是冷淡的,他们已经欺骗了我的百姓! 他们已经误导了我的百姓,并且我已经砍倒了这棵树。"

"噢,我的主,那树被砍倒,它不久将被送去这个火炉!"

"你看见这颗树。它被砍掉,它不久将去这个火炉;因为这是我对那些不冷不热的传道人教导谎言的处罚,它是我对那些不冷不热的孩子要相信这些谎言的处罚。"

"噢,我的主,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它是的,我的孩子,但是要记得那根基。要记得那残树干;它仍然活着,那些坚定于我的人,将继续在我的话里朝着深处增长。他们将在我的圣灵的深处得到繁荣,这些少数的人现在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被授予权能。当你今天喝我的液体火焰时,还有其它人,也将是这根残树干的一部分;因为他们完全坚定地站在我这块磐石上。"

"我的主,这是什么意思? 我喝了液体火焰,我感到巨大的能力,但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它表示这个:你,我的孩子,是这根残树干的一部分。你是我的根基系统的一部分。并且,自今日起,我将前所未有地授权予你。让那些想来碰你的人害怕;因为我的话将带着以你决不能想象的能力流出你的嘴。就在你讲话时,我的孩子,这些事情将会成就。那些邪恶的人将开始惧怕你,其它人一定会知道你侍奉我和我父;因为审判将是迅速和严厉,祝福将是立即和强有力的。我放进你的嘴要诅咒的,你将有权力和速度诅咒。我放进你的嘴要祝福的,将以令人敬畏的权能和速度展开。我的能力,是最高的的能力,通过你,将用令人敬畏的话穿过你,它将根据我父的彩虹向前展开。今天,你已经进入蓝色的波,这是有原因的。"

"我的主,这个原因是什么"?

"我的孩子,这原因是。" 他接触了我的头和一个手指,波浪穿过我就象海洋的波浪一样。我甚至能听到波浪的轻拍和海洋的吼声。

"我的主,我看见这个并且感到这些。我正经历所有这些,但是我仍然不大理解。"

"我的孩子,你在此中经历了一个宇宙的波。这个波比你伟大得多,这比你能想象的任何事情伟大。它叫做'蓝色的波'," 我的孩子,你会经常乘这个蓝色的波。"

"但是,我的主,你的残树干在这里,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这表明这个残树干有令人敬畏的能力,那是人们从来没有看见,也没有想象到的! 这是宇宙权力的'蓝色的波'只要极少数人看见过,今天通过你,我的孩子,我正在通过这个蓝色的波授权能给那根基和残树干。今天,我正在释放它。"

"噢,我的主,这是美丽的。可是,那根稻草,我的主,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你看见这根稻草大约3有英寸长。"

"是的,我的主。"

"并且你在你的手指之间拿着它。"

"是的,我的主。"

"我已经把这根稻草放在你的手指之间,而不在其他任何人的手指之间。"

"是的,我的主。"

"你坐在我的'蓝色的波里。'"

"是的,我的主。"

"然后,要知道这个,我的孩子,我的残树干,我的根基的这能力,是那颗树在火湖里烧掉之前的最后一个巨大的波,最后一个巨大的能力。"

"噢,我的主,这是可怕的。它非常可怕。"

"那么,3英寸是什么意思?" 稻草大约有3英寸长。

"这巨大的波将在我的根基,在我残树干内兴起,并且它将授权我的百姓正好3年。"

"然后呢"?

"然后,那树将被烧毁。"

"所有吗?"

"它的全部。"

"但是,不会有一些走邪路的传道人回来吗? 并且其他偏离正道的孩子不会回来吗? "

"有一些会;因为我的根基,我的残树干,将会以这样大的权能兴起以致于很多人将得到医治。很多人将得释放。很多人将得到释放。这是在很多人被杀掉和进那个坑或者火湖之前,最后一个我的权力的巨波。"

"谢谢,我的主。我如此爱你! 你如此的美丽! 你如此的宝贵!" 我把我的头放在他的脚上并且感到这样的一种平安临到我。我返回到自己的白色房间里。我们的主坐在一个柔软和羽绒的白色椅子里,我坐在一个白色的双人沙发上,我坐在一名印度妇女旁边,象是从印度来的。她戴着手镯和链子,穿着丝绸的衣服。在她的前额上有一个红点,她倒了一杯茶给于她自己,一杯给于我。她给我那杯茶,我拒绝了;因为我希望与异教没有任何关系。我期待我们的主并且我的手放下来;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失丧的人。圣灵说,"你是对的! 参与那些由异教徒准备的事情,被且不能与他们亲密地沟通。"

"是的,我对圣灵说",但是这些人如何能够得到启示?"

然后,圣灵说,"不是通过来往或者友善,而是通过圣灵的能力。"

我看着那位妇女,她在啜她的茶,我伸出我的右手碰了一下她的前额。我感到一股圣灵的大能,穿越我的手并且通过她的头,在她的头后面,我看见成千上万的印度人,他们的深色的眼睛被圣灵点亮。在他们的脸上显示出快乐,我知道他们已经从异教里得到释放了。那些孩子充满了快乐,他们的脸由于上帝的圣灵显得美丽而发红。快乐充满了我的灵魂。我们的主耶稣看我,他说,"我将派你到印度去!" 异像消失了。我们的主离开了。房间也一起消失,我回到家里。赞美我们的天父,因为他给我们他宝贵的儿子,我们全部都能得到更充分的生命。圣洁的是他的美名!

在2004年3月30日目睹,口授并且记录这些,

琳达·纽柯克 白色小牛犊女子



我与我百姓的新约  第七卷  第八卷  第九卷(1)  第九卷(2) 
第十卷(2)  十一卷  十二卷,(1) 十二卷,(2)  第十二卷,第42章
返回主页